公子流长

你在我眼中是最美

为你打call~

下雪的巴塞没有你:

    “沈巍同志,你觉得沐浴在和谐社会的春风中,站在你身边的这个思想上的巨人、工作中的先锋,他帅不帅?”


    “……”


    “  你帅不帅都没什么关系,我不在意。哪怕你五大三粗,头生癞脚生疮、歪瓜裂枣,在我心里,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的。”


    其实,在沈巍眼中,赵云澜的颜值不是抓住他心弦的关键,邓林一见,乱他心曲的仅仅是小鬼王从出生开始就没有感受到的真心。


    “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,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,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,浑身上下,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,你要?拿去。”


     当年内个青色长袍的昆仑君,总是一副翩翩君子的形象,而如今得赵云澜,虽没了高贵奢华的地位,却也总好过而他一无魂无魄之人。一万年前初见就能让他以真心相待,何德何能??!在他沈巍的眼里,昆仑如同他们人类唱的歌。


      “你在我眼中是最美。”


    (沈巍还沉浸在一万年前的回忆中)沈巍这句话的本意原是无论你赵云澜帅或不帅,我都喜欢你。可依斩魂使的性子,断然说不出这种话来。所以只是说“并没有什么不同”。


    可在赵云澜看来,就有些沈巍并不关心他的意思。撇了撇嘴,略微靠近了些,眯了眯眼,危险的耳语:“黑老哥,你这话。。。。”


     (不动声色的朝后退了退)“哦,我的意思,赵处长,你我仅是同事关系,我当然不在乎你的面容。”沈巍不经意的与他四目相对,又转移了视线。


     迎着光,赵云澜看到的沈巍,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,手里夹着一份教案,看起来又斯文又干净,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浓重的书卷气。的确是他的菜啊!
却不曾想,沈巍阴冷,孤寂的背影在以后会如毒品让自己难忘,心疼。


    小澜孩不甘心的问了问,“同事?”


    沈巍忍着内心的悸动与不舍,脸色苍白的说:“同事。”


    昆仑,能与你以兄弟的身份过完这一生便是我这一万年的奖励。下一世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。


    赵云澜他觉得沈巍这个人很不对劲,除了最开始不经意对上的那一眼,沈教授就好像在刻意回避他的目光。“好吧,沈教授,不谈这个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    沈巍如蒙大赦,平时稳重的身形略显急促的朝门口总去。


    沈教授,你躲不掉的。赵云澜拾起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。赵云澜又露出他痞子一般的微笑。